[转帖]端木赐香:农业,如何深刻影响了中国国民性格

作者: 发布时间: 2014-03-20 21:46 来源:转载网络

[转帖]端木赐香:农业,如何深刻影响了中国国民性格

楼主 :汪元 发表于: 14-03-20 21:46

摘要:你挑水来我浇园的男耕女织、一家一户的个体经营方式,直接导致国人先天缺少合作意识和利他主义;长期面朝黄土背朝天、两眼向下土里刨食的耕作方式,导致了国人的保守精神;重天命、轻人力乃是靠天吃饭的农业意识导致的,最后就剩一个稳重实在。


(一)缺乏公德意识

中国人缺乏社会公德意识,几乎是举世公认了。中国人私德良好,公德几乎没有,所以道德的个人,组成的却是不道德的社会。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人自家的小院里那是经营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可是一到公众场合,就不行了;在中国人家里,对待客人那是热情又大方,可是站站牌下等公共汽车,挤起座位来,同样是热情不客气;美国人来中国友人家做客,上楼梯的时候,根据楼梯的脏污程度,判断这楼是栋旧楼,可是顺着楼梯进了中国人的住房,发现这房俨然是新房。

看梁漱溟先生的回忆,有一个细节特别有趣,先生八岁时八国联军进北京,美国大兵进他家搜查,最后临走时吵吵了一句:大门口太脏了,要天天打扫!看到这里,不由得哑然失笑,中国人只扫自己的门前雪,看来不假矣。按日本人描述,当时的北京街头“踞于路而曝臀者,旦相望也。”按陈独秀回忆,1897年他在南京参加科举考试,屋里没有厕所,男人们又不习惯用便盆,都是外面的干活。陈独秀说他蹲外面拉不出来,难为情。但有那促狭鬼,“远远发现有年轻的妇女姗姗而来,他便扯下裤子,蹲下去解大手,好象急于献宝似的,虽然他并无大手可解”。据储仁逊的《闻见录》,八国联军当年在天津,除了治安防务,还搞了诸多道德卫生建设。比如招标建公共厕所,公而告之禁止随地大小便,否则罚款兼鞭笞,忙得不亦乐乎。估计忙晕了,天津一个少年郎大便于路,联军一个士兵竟罚他双手捧去!总之,八国联军临时政府高压下,我们的公德才能有所提升。

什么原因导致中国人公德意识缺乏呢?我认为,生产方式的缘故。你挑水来我浇园的男耕女织、一家一户的个体经营方式,直接导致国人先天缺少合作意识,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它人瓦上霜!没有利他主义,社会公德自然不怎么样了。

公德的缺乏,延伸到现在,表现为,假冒伪劣盛行,整个社会普遍缺少诚信,商业中需要的游戏规则,在小农意识面前没有立足之地;老人仆街没人敢扶,瞅着谁都像是碰瓷的。前些年我们的高考作文题是“呼唤诚信”,用意是良好的,中国孩子也不傻,一看就知道出题者的意图,明白自己应该选择什么,结果,呼唤出来的仍然是假诚信。出现这样的效果,实在让人哭笑不得。一句话,诚信的建立,我们尚在路上,我们的生活成本,也只能越来越加重了。至于公德意识的缺乏对于社会环境的危害,更会加重我们的社会成本。国庆节回老家,老家所在的村子与邻村之间唯一的一条路中间,竟然被村民倾放了诸多生活垃圾与田产秸杆,我们的车子好不容易才翻越过去,以至于老公对我戏曰:以后回你娘家,咱还得弄个越野车吗?

社会发展到今天,公德不存,私人生活质量也将大受影响。再小农,这事也得放眼量。村民这种行为,首先妨碍的是他们自己的出行自由与方便。但他们就能把它制造成垃圾场自断其路,损人利己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损人不利己呢?

(二)保守精神

长期面朝黄土背朝天,两眼向下,土里刨食的耕作方式,又导致了国人的保守精神。小时候闲来无事的时候,我经常坐墙根儿观看家里的母鸡是如何寻找食物的。它在石榴树底下刨啊刨啊,下面什么都没了,还刨,直刨得我替它着急,一颗石子扔过去,惊得它逃窜不已。十分钟以后,你会发现它又回来了,还刨那个地方。长大后,我老是考虑,中国人的农业耕作是不是与鸡的生存方式有着相通的方面?保守,则决定了国人先天缺少开发精神,缺少探险与浪漫。土里刨食,衣食之来源,命之所系,又决定了中国人对土地的浓厚感情,背井离乡不过是灾荒年间无可奈何的选择,安居乐业,叶落归根才是国人的理想生活和最终宿命。如今,如果不是农业早已成了没有剩余价值的产业,老百姓也不会浩浩荡荡地出门打工的,因为心里头,他们仍然恪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小农理想。

对比一下,你会发现,欧美人就善于探险,而中国却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探险家。你会说,中国有个郑和,不错,可惜郑和所经之路,中国的小海盗们早就经常走动了,郑和只不过是规模大点。郑和一次出动200艘大船,随行人员两万七千名,而哥伦布的探险队伍,也就三只帆船,90名随员;麦哲伦的环球,无非五只船,265名船员。大家觉得,西方人更像是探险呢,还是郑和更像探险?从古到今,我从来没听说哪个国家的探险队伍能达到两三万人马呢,第一次鸦片战争,英国开赴中国的远征军,战舰也仅40余艘,相当于郑和的五分之一,至于士兵,也就4000人而已!

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不妨关注一下中国20世纪80年代兴起的探险热。1985年,四川乐山人尧茂书驾“龙的传人”号漂流筏,抢先在美国人之前漂流长江,不幸遇难。尧的探险,一开始就成了事关民族尊严的大事,随后,类似的民族英雄层出不穷。听听河南队的队歌:漂流长江,坚定信念,我们是中华民族热血汉……听了这样的歌,你感受到的是饱满的爱国热情——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也许,正因为我们骨子里缺少探险精神,所以才把探险当作上战场,甚至当作上刑场,像1986年、1987年的“首漂长江热”、“首漂黄河热”,漂流者是因为决不让美国人肯沃伦拿走中国江河的首漂权才铤而走险的,中国人自己被自己的爱国热情感动不已,慷慨不已,直闹得肯沃伦迷惑不解,说:你们中国人如果到美国漂流密西西比河,是不会遭到反对的。

美国人哪里明白,中国人的探险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探险,老实说,它就是一场中国人自己头脑里臆想出来的抗美战争!比如有一年的春节联欢会上的一个小品,主人公与在美国留学打工的儿子通电话,这电话打着打着,就打成抗美战争了,老子悲愤地说与儿子,等以后咱们中国怎么样了,让那老美来咱国家端碗洗盘子!中国观众把它当作爱国讲演了,掌声大起,美国观众看不明白了,说:如果开的工资高,我们愿意去你们国家端碗洗盘子!老美还是不明白中国人。第一,中国人认为端盘子是丢人的活;第二,中国人认为在美国上学打工就是遭受美帝国主义剥削;第三,一般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留美学生通常是在华人餐馆里打工,而克扣留学生工资的,也就是咱华人老板敢干。总之,我们的人民情绪,有时候很滑稽的。历史上,我们的探险不是出自人性利益的驱动;现在,它又不是出自队员个人的内心的爱好。从古至今,它就是政治运动,也许,这就先天注定了中国探险的悲剧性。如今,中国探险不再与政治、爱国等亲密接触了,但政治作秀、道德作秀与商业炒作奇妙地混合到了一块儿,令人反胃。

勇士们说:“没有探险精神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这话没错。但是遗憾的是,我们的探险精神从何而来?这一点,梁启超在一百年前就看到了,所以新民论中,他把探险精神拿过来提倡。问题是,探险是西方历史中自发出来的一种精神。在中国,它不是提倡就能得来的。或者说,从提倡到内化,既需要时间,还需要外在环境的合力。这外在环境,既包括家庭,还包括社会。我们现在的家庭,对孩子的要求还是稳当。看孩子的姥姥奶奶们护犊心切,恨不得把孩子们当瓷器供养。再说了,时至今天,地理大扩张的时代已宣告结束,人类更多的是和平共处。对外太空的探索,更多依靠的是科学水平而不是探险精神。那么,我们还提倡探险精神何用?几百年前流行的精神,我们没有。几百年后,这精神已与时代精神没有了密切关联。我们却还在呼唤,不很可笑吗?

当然,由于近代中国的主课题就是救亡图存,所以在引进西学的时候,各路人马不免程度不同地具有功利色彩。也就是说,就连一个探险精神,都不是发自个人内心的喜欢,而是民族国家社会进化的需要。这就是悲剧中的悲剧了。一句话,我们现在还可以提倡冒险,但仅限于个人娱乐。比如您喜欢掏鸟蛋,您就掏吧,不要指望这种精神能跟民族的进步、国家的强盛扯上什么关系!

(三)重天命、轻人力

农业是靠天吃饭,儒家提出“天人合一”,“道之大原出于天,天不变,道也不变”。道家则从相反的方向提出“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树大招风,人怕出名猪怕壮”等处世格言,导致国人重天命,轻人力,无创新,怕变动。中国的政治格局中,最难过的,下场最不好的,一般都是改革家,所以一般官员信奉的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至于某些历史人物对待自己的失败,也完全忽略人事,推之于天意。比如西楚霸王被汉军追杀得只剩二十八骑的时候,自度不得脱,谓其骑曰:“吾起兵至今八岁矣,身七十余战,所当者破,所击者服,未尝败北,遂霸有天下,然今卒困于此,此天之亡我,非战之罪也。”

从这里看出,即将失败的霸王,把自己的失败推之于天意,那么为了证明“非战之罪”,霸王拉开架式,要给大家来一次最后的表演:“今日固决死,愿为诸君快战,必三胜之,为诸君溃围,斩将,刈旗,令诸君知天亡我,非战之罪也。”霸王最后“杀数十百人,复聚其骑,亡其两骑耳,乃谓其骑曰:‘何如?’骑即伏曰:‘如大王言’”。

我们看到,霸王一直提到天亡我也,绝对不是虚荣心所致,而是确确实实在听天由命了,因为紧接着在乌江渡口,有逃生机会的霸王演出了最悲壮的一幕,他笑对撑船以待的乌江亭长说:“天之亡我,我何渡为!”壮哉项王,只可惜,临死还信天命!至于近代志士如谭嗣同,维新失败了,也归于天意,临上刑场前,喊的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历史英才如此,小民百姓更是走路跌个跟头都认为是天意,所以,国人性格中一个明显的特性便是重天命,轻人力,听天由命,逆来顺受,这个,可以参考余华的小说《活着》。如果看完这小说,你没有哭得一塌糊涂,并从中发现自己的影子,那我肯定服你。

(四)稳重实在

中国人稳重实在的一面,也是农业生产方式决定的。小农们都知道,人哄地皮,地哄肚皮,所以,精心侍候那几亩庄稼,会被邻人视作最大的美德。这种精心,就是中国农民特有的稳重。不稳重不行啊,中国人多地少,区区几亩地,承载了一个中国男人全部的生活希望与人生价值,这一切,注定了中国的农业生产方式不能象西欧那样粗犷经营。

问题是,稳重并不是中国农民解决温饱问题的充要条件,土地资源的不均、人口的压力、天灾人祸的频发,导致中国农民始终在温饱线上挣扎。这一切,又导致了中国人实在的一面。

中国人的实在,在今天的口头语中都有遗留——中国人相互见面,哪怕对方刚从厕所出来,打的招呼也是“吃了吗”?中国人找人办事,首要的方式就是请人吃饭;中国亲戚来往的传统方式,相互之间也是以互送蒸馍为主——闺女给娘家送五月馍,娘家给闺女送七月羊,其实就是一篮子各式各样的花样馒头;中国的民间娱乐与宗教活动,也是以送吃食为主——逢年过节的送礼不外是送吃送喝,民间的娱乐不外是大吃大喝。葬礼上,村民与族亲要给丧者家送蒸馍、手工面条等。添人丁了,要向族亲送一种特制的馒头,名叫卷子;亲戚朋友要回送三尺布一升面,并在满月那天过来吃饭等等。总之,对中国人来讲,吃吃喝喝绝对是首要之事。到今天,中国人送礼也还是以吃喝为主,至于送花什么的,是吃饱之后撑住了才会有的行为艺术。甚至有些女人,恋爱期间男人送花她还接受,结婚之后男人再送这个,她就认为浪费了。她的意思,老公送她一朵花,不如背回家一袋面实在呢!中国人请客,盘子里的菜大都没吃完,那才叫实在;中国人请人吃饭,不把对方撑个半死不罢手。

总之,中国人的传统生活方式及人生价值观里,无不渗透着饥饿时代——小农生产方式的遗传信息。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