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维也纳去赶集

作者: 发布时间: 2014-03-20 21:39 来源:转载网络

这一次,让我们一块去赶集。

本周五、周六、周日三天,台湾导演赖声川的话剧《让我牵着你的手》和《海鸥》在北京上演。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编排的话剧,下午一场,晚上一场,一场是契科夫写的戏,一场是写契科夫的戏,白天看戏,晚上阅人。从《那一夜我们说相声》的相声体话剧、《暗恋桃花源》的悲喜剧同台上演,到《宝岛一村》的编年史讲述、《如梦之梦》的超长8小时,赖声川是玩结构形式的先锋。每年都有那么几年,要去赶赖声川的集。

两会结束了,有一个话题还在延续,政协委员谭利华提出的,中国演出团体砸钱去维也纳金色大厅。自从宋祖英金色大厅演出,开了中国人去金色大厅的“先河”,从那以后,金色大厅成了中国游客去奥地利的必去之地,也成了中国各土豪艺术团体的卡拉OK大厅。四年前,我在奥地利的一位朋友就写过一篇《到金色大厅来赶集》。2013年,中国演出就有30场左右,至少133个院校和团体去演出,反正只要支付租金就能开演。有一次演出,演出方和旅行社弄了1300多个小孩,每个人都发证书,大捞一笔自不待言。去金色大厅赶集,已经成了中国土豪们的世界级名片。

不光金色大厅,在我生活过的苏格兰爱丁堡国际艺术节,去年就有不少中小学去演出,票都是送的。北京实验二小的几十位学生,还去演了全本《天鹅湖》,学生们在台上跳,摄影师在台上跑着给学生拍照,愤怒的台下观众纷纷抗议。真有钱。

前几天,我去看了张艺谋的新片《归来》,这部改编自严歌苓的电影让我泪湿春衫袖,被邻座的朋友嘲笑为一夜七次郎。这部有着八十年代风情的知识分子电影,将会重新赢得知识分子和学院派的心。张艺谋经过十年歧路,终于回到艺术电影的路上来,拍出了他想拍的电影。我能想到张艺谋在黑暗的放映室里大吼一声:“俄贼!再也不用跟着大片赶集了!”

吴天明是张艺谋恩师,张艺谋说他拍了十年吴天明看不上的电影,现在电影拍好了,吴天明却去世了。吴天明老师可以在天堂电影院里笑了,这是一部他喜欢的电影,不太像第五代,反倒是一部向吴天明、谢晋等第四代导演寻根和致敬的电影。不被土豪拿枪顶着,安静地拍电影,比什么都好。

随着“中国崛起”,中国人对自己的历史有了更浓的兴趣,以及更深的迷惘,所以中国通史类书籍也热了起来。柏杨的《中国人史纲》、《剑桥中国史》、黄仁宇的《中国大历史》自不必言,最牛的汉学家之一格鲁塞的中国史也出了,买到手一本,竟然也叫《中国大历史》,唐突了大师。还有一套新书值得向读者推荐,日本学者写的《讲谈社·中国的历史》,这是一套丛书,包括《从神话到历史:神话时代、夏王朝》、《从城市国家到中华:殷周春秋战国》、《始皇帝的遗产:秦汉帝国》、《三国志的世界:后汉三国时代》、《疾驰的草原征服者:辽西夏金元》、《末代王朝与近代中国:清末 中华民国》等分册。作者都是日本著名的中国史专家,我一向认为研究中国,西方学者最具格局和视野,而日本学者最能做得细致,能够体察古代中国的精髓。

还有两本书也忍不住推荐,外国书是《民主德国的秘密读者》,中国书是《这才是最好的中国语文》。语文教材类书籍赶集的年头,民国语文教材基本被重新出版完毕,叶开编的这本具有现代性,适合我们的孩子,能把EB怀特老师《吹小号的天鹅》选进去给孩子看,是好编辑的标志。不过,书名是赶集式的标题党,不要受干扰才好。

潘采夫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